旗县区长安网群

云牧仁:与黑恶势力“死磕”到底

2021-09-08 11:26:32 来源: 责任编辑:钱虹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黑恶势力面前,他是冲击污秽的骇浪;风清气正之时,他是润物无声的江河。方案制定起草时,他总是扎根人群收集意见建议;用他的“方法论”,战友们办理案件时底气十足、信心百倍;线索分析研判时,他总是埋头伏案,不获突破不罢休。他就是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副局长云牧仁,黑恶势力的“鬼见愁”,扫黑除恶的“定海针”。

经验老到的“扫黑新人”

  2018年伊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式拉开帷幕,有着15年扫黑除恶工作经验的云牧仁被抽调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起草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如何认定是否构成犯罪要件?各级公安机关怎样开展工作?怎么才能最大限度地发动一切力量对黑恶宣战?一个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摆在了云牧仁的眼前。

  “大娘,您觉得咱片区治安咋样?给咱们公安民警提提意见呗。”

  “现在,请各所队将日常治安管控工作中遇到的一些难点要点进行说明。”

  方案是“跑”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云牧仁在认真分析研判了呼市整体治安形势、社会特征和违法犯罪特点之后,通过调查走访群众和深入各级公安机关、基层所队征求意见等方式,制定出了一套详细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方案,使全市公安机关扫黑除恶工作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工作体系和科学的工作模式,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顺利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方法论”有了,后续的实践工作也得跟上。涉黑涉恶线索工作千头万绪,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实效的重中之重。根据工作专长,云牧仁被任命为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线索工作负责人,并承担了公安部、自治区公安厅、呼市公安局三级扫黑除恶线索办结的最终审核工作。

  同时,作为线索最终是否办结的守门人,云牧仁一直端着心中的“放大镜”逐条逐项依规审核,比对着线索审视核查报告的一字一句,发现疏漏及时与核查人员沟通,提出补充意见。在“六清”行动要求的两个月工作时限内,云牧仁和他的同事们按期将中央督导组1636条、公安部81条、公安厅610条、市公安局791条和旗县区级316条涉黑涉恶线素整理申报并办结,使全市的上级部门“清仓”线索办结申报率达到了100%,严谨高效地完成了“线索清仓”工作。

顺藤摸瓜的“福尔摩斯”

  2018年3月,张某捏着一张纸,来到了云牧仁的办公室激动地讲述他遭受高利放贷的情况。

  尽管张某言辞闪烁且杂乱无章,但有着多年刑侦工作经验的云牧仁还是“闻”到了一丝黑恶势力的“味道”,张某所描述的葛某似乎涉嫌行业垄断。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先走了,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求你帮我保密......”云牧仁抽丝剥茧地“聊天”让长期遭受精神折磨而倍加敏感的张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害怕被打击报复,张某说完前面这些话起身就要走。

  把一杯热水放在张某手中,云牧仁坐到了张某身旁,耐心向他讲解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打击重点,公安机关一定会为老百姓讨回公道后,张某打开了话匣子,将自己的苦水一股脑倒给了云牧仁。

  通过对张某的询问,云牧仁发现,放贷人葛某不只有专门从事贷款业务的公司,还在放款过程中存在与银行工作人员勾连,在索要债务过程中存在暴力讨债的行为。根据这一情况,云牧仁初步判断葛某涉嫌重大违法犯罪,并且具备了黑社会组织违法犯罪的相应特征。他将这一重大线索与之前收到的线索进行比对,研判相关信息,初步判定葛某与同伙构成涉黑犯罪。根据他的分析研判,专案组深挖彻查,成功打掉了以葛某为首的涉黑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9人,破获刑事案件近百起。

  2019年7月19日,葛某等36人涉黑一案公开宣判。张某终于能卸下负担,安心睡个好觉。

  如果说线索是侦破案件的源头,那么云牧仁就是侦破这些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坚实力量。呼市公安机关打掉的3个涉黑组织、9个涉恶犯罪集团、20余个涉恶团伙就是依据云牧仁手中筛查出的线索而成功打掉的。

又爱又恨的“拼命三郎”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从云牧仁手中经手的涉黑涉恶线索得到核查落实,一一得到查清办结,一一给了举报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扫黑除恶期间,云牧仁一心扑在工作上,连续几个月吃住在单位。由于长期的熬夜和过度的劳累,他也几次险些晕倒。一天深夜,云牧仁像往常一样,比对着线索审视核查报告,逐条逐项依规审核。

  “云哥,你看这条线索,我觉得......你怎么了?”来找云牧仁探讨线索的同事推开门,就看到了发着莹莹白光的电脑屏幕,比屏幕更白的是云牧仁的脸色,以及发紫的嘴唇。

  “还好同事来得及时,万一……我真的不敢想。”刚想站起身的云牧仁突然眼前一晕,让这个常年饱受心脏病困扰的汉子,能够得到及时救治的是衣兜里常备的速效救心丸,和同事的及时出现。

  每次提到这件事,云牧仁的爱人总会喉头一紧,一边埋怨着丈夫心里只有“大家”没有“小家”,一边又会在丈夫的每一件衣服的口袋里放上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

  “能怎么办呢,谁让我把他‘上交给国家’了。别的不指望,照顾好身体,别让我担心就行了。” (郭惠心)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