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县区长安网群

破译500多具尸体的死亡密码 她的遗憾是……

2020-01-08 16:15:23 来源:中国长安网 责任编辑:钱虹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盛夏,新疆吉昌木垒哈萨克自治县深山密林惊现腐尸。

高温催化下,尸体高度腐败且散发出恶臭,连死者亲属都不敢靠近。

一位穿着防护服、拎着工具箱的女法医抵达后便径直走向大片绿头蝇嗡嗡飞旋的中心现场,将死者身上粘满大小蝇蛆的衣服、裤子一层层脱下来,里里外外地检查。

汗从额角密密沁出,尸表检验有条不紊。作为木垒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主任,身处犯罪现场的香憬,目光所及之处,唯有罪证。

看到老师举起手骨,她瘫软在凳子上哭了

出生于木垒县农村的香憬自小聪慧,高中毕业后,原本打算当老师。担任教务主任的舅爷却推荐她去学一个冷门专业:法医。

2003年,新疆医科大学法医专业班停办10年后重新开办,香憬被顺利录取。

开学第一堂课,尚沉浸在对大学美好生活向往中的香憬,看到老师手中以真正人骨复原的手掌,瞬间两腿发软瘫在凳子上哭了起来。

“难道我要和非正常死亡的人打一辈子交道了?”这道自我拷问让天生胆子小、看到老鼠都哆嗦的香憬一度萌生了退学复读的念头。

艰难的思想斗争过后,香憬咬着牙继续上课,强迫自己勇敢地伸出手:抓小白鼠、摸人体骨骼和内脏、解剖严重变形的尸体……

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2006年,香憬进入木垒县公安局,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法医。

6月,第一次尸体现场勘验,是在雀仁乡一块玉米地里。她蹲在茂密而又闷热的玉米丛中,屏住呼吸专心工作,通过现场勘查结合法医人类学知识,当场确定该具白骨为人骨,并排除暴力致死掩埋可能。后经调查结果证实,香憬的推断与案件结论一致。首战告捷,她的业务能力和敬业精神让同事们刮目相看。

2008年,香憬接手了一起特殊的案件。一名男子在女友帮其染发后精神失常,跳楼死亡。男方家属悲痛万分,一口咬定是女方是凶手。

染发?跳楼?看到案情简介,香憬没有妄下结论,而是以染发剂为突破口,缜密调查取证。最终,鉴定结果证实男方跳楼原因是染发剂中毒导致的精神错乱。科学结论的一锤定音挽回了女方的清白,也终结了男方家属的猜疑,两个没日没夜争吵的家庭终于回归平静。

案件结束后,香憬针对染发剂继续进行科学研究,在业内权威刊物发表《染发剂致死的法医学分析》一文,提示同行亦警示社会。

刑侦大队技术室都是年轻民警,唯有香憬是女孩子,但在法医岗位上,她没有任何性别优待,反而比男生更豁得出去,重活、难活都冲在最前面,因此大家反而都管她叫“哥”。从警13年,她开展临床检验鉴定3400多人次,其中尸体检验500多具,出具法医检验鉴定文书无一差错,为案件侦破和法院定罪量刑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除了业绩亮眼,脱下白大褂的香憬同样让人惊艳:翠绿色呢子外衣,粉红色衬衫,宽腿甩裤,再蹬上一双10厘米的高跟鞋。

“下班路上只有10分钟,那也要美美的。”香憬从包里掏出梳妆镜和口红,认真地涂抹起来。

挺着大肚子出现场,她被乡亲们阻拦在外

木垒哈萨克自治县境内居住着14个少数民族,当地风俗非常忌讳女人接触尸体,这是香憬法医生涯遭遇的第一道坎。

最初,她每次接触尸体都要费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抵制程度降低了些,香憬怀孕了。

让大肚子女人做尸表检验,被害人家属一下子“炸”了。乡亲们把身怀六甲的她堵在村外,不让她靠近半步。

“汉族的习俗,怀孕的人也是忌讳接近尸体的,可她为什么不顾这些非要来呢?不就是为了搞清真相,还死者一个吗?”同事们的据理力争让香憬得以继续履行职责,但耳边的非议从未停止。

2014年,香憬接到紧急任务。埋尸现场位于戈壁,经历15年风吹日晒,尸骨早已白骨化。为了完整取出尸骨,香憬必须进入墓穴取证及包裹尸骨。由于墓穴洞口狭小,她只能半蹲着从侧穴一点点将尸骨挪出,两个多小时任务完成,她的双腿早已没了知觉。

回到解剖室,香憬立即对尸骨进行逐块检验。通过综合多门医学知识,最终确定死者是被锤类物体反复打击头部,形成颅骨粉碎性骨折致重型颅脑损伤而死亡。至此,一起隐藏15年之久的“故意杀人案”终于浮出水面。

在阻拦中坚持工作,在争议中还原真相,以实绩让乡亲们心服口服。如今,再出现在命案现场,乡亲们对香憬说的最多的是:“请早点带给我们真相。”

前年春节,正当全县人民都沉浸在备年货、迎新春的喜庆氛围中时,一则“县城有人喝完酒死了”的消息在口口相传间迅速蔓延。

是饭菜有毒,酒有毒?还是人为投毒?一时谣言四起,群众迫切需要一个解释。

接到电话,香憬立即赶到饭馆,对当事人接触的饭、菜、酒、器皿等20多个检材进行取样。然后马不停蹄将样本送往乌鲁木齐,和公安厅专家一起进行技术鉴定,连续5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

经过样本的“排他”,警方终于得出结论:请喝酒的人误将放在塑料瓶里的工业酒精(甲醇)拿来当酒(乙醇)喝,导致被害人甲醇中毒,危及生命。

是意外!官方辟谣迅速而及时,全县人民松了一口气。

以“为生者权,为死者言”为信仰,香憬多次立功受奖,先后荣获“最美新疆人”“新疆优秀人民警察”“全国最美基层民警”等称号。“法医就应该是天平上的那根指针,只能指在零位上,必须科学、公平、公正。”

 

每年的结婚纪念日,她都在出现场

香憬的工作干系重大,家里人都知道,也都全力支持她。

父亲身患重症,可最疼爱的女儿却鲜有时间侍奉病中。2017年11月21日,刚刚走上尸体解剖台,她就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

眼泪瞬间滚落。她多想不管不顾奔向父亲,可是职责在肩,她只能咬着牙拿着手术刀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俯下身来继续工作。“我没有选择,因为尸体刚打开,侦查员和死者家属等在外面,没有人能接替我的工作。”

⠦#8220;我心里祈祷着,爸爸等我,爸爸一定等我……”可惜,两个小时后,当她赶到病房门口时,听到的却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见到的是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父亲。这一次,爸爸没有等她。

谈起父亲,香憬哽咽了:“人的一生会有许多选择题,如忠与孝、大家与小家,工作与亲情。爸爸离去的那一天傍晚,是我人生答卷上最不愿做的选择题。”

除了父亲,香憬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

2011年1月30日,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的香憬正在实验室检验,却突然感受到临产前的阵痛。看着最后一组检材,她苦笑着安抚宝宝:“再坚持一下,实验就结束了,就可以给办案单位出检测结果了。”

腹痛难忍,她就趴卧在实验台上,一秒一秒地倒计时。当实验仪器终于响起“滴滴”的结束声,她才拿起手机给爱人打电话:“我要生了,快来单位接我去医院……”

女儿是7个多月的早产儿,但产假一结束,还在哺乳期的香憬立刻返回岗位,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木垒县的刑事案件多发生在偏远山区,出一趟现场,少则几个小时,多则一两天。但孩子需要两个小时喂一次奶,怎么办?她只好让婆婆抱着孩子坐上车跟着她“追奶”。

“孩子8岁了,我还没有陪孩子出过县城玩耍。今年六一,学校搞亲子互动活动,我答应陪她去,孩子高兴极了。可就在我拉着她的手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要出现场的电话,孩子一听就委屈地哭了。”把女儿独自送进学校,香憬转身就红了眼眶,觉得对不起孩子。“可是没办法,孩子可以哄,工作不能哄啊!”

香憬万分庆幸,自己有个好公公、好婆婆和好丈夫,他们理解她,没有怨言地支持她,为她守好温馨的家。

香憬的手机里,绝大多数是女儿的照片。想起老公,她也满心愧疚:“看来应该挤时间照张全家福了。我们结婚11年,没有好好庆祝过一次结婚纪念日。每年的8月18日,我都在出现场。”

照一张合影、过一次纪念日、带女儿出县城游玩一次,这就是法医香憬当下,最大的愿望。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