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县区长安网群

“85后”女法医李静:忠诚履职“为死者言”

2020-01-06 19:02:32 来源:内蒙古法制报 责任编辑:钱虹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美剧《嗜血法医》中的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这个世界没有谎言,只有被掩盖的真相”。而查找真相在现实生活中,成为一种职业人的全力追求,也是他们不断樊登的高峰。这样的职业人有一个专有称呼“法医”。

  电视剧法医形象通常都是男性。他们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提取现场痕迹,实施证物分析,以还原案件现场真实面貌;他们还用手中的解剖刀寻找证据,为死者“代言”。

  在现实生活中,从事法医职业且冲在勘验第一线的不仅仅是男性。呼和浩特市回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刑事科学技术室有一位女警官,她所从事的工作就是法医。职责在肩,使命神圣,这位女警官,无论严寒酷暑,面对恶臭血腥,从业6年来,她总是第一时间到达案发现场进行勘验,在解剖台上与亡灵对话,在显微镜下分析死因,在DNA中探寻谜底,让尸体“开口说话”,帮死者沉冤昭雪。

  她就是“85后”女法医李静。

  向亡者家属说明勘验情况。

  现场勘验。

  拨开迷雾 蛛丝马迹中查找证据

  2018年8月,回民区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件,两男子以租房为由,对女房主进行了入室抢劫。在询问女受害人、初步勘验现场后,凭借敏锐的洞察力,李静觉得案件并非这么简单。“当时我问她,犯罪嫌疑人在现场对她进行抢劫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她说大概半个小时。我又问她犯罪嫌疑人除了抢她身上的财物,还做了什么?当时她老公在旁边,她说话支支吾吾的,说也没干啥。”李静回忆说。

  李静找了个理由把女受害者的家属支开,从女性角度、法律、人情等方面给受害人做工作,最后,受害人承认因怕被报复及对以后个人生活的影响等原因,隐瞒了被强奸的事实。“女受害者承认被强奸后,又对犯罪嫌疑人作案过程进行了描述。”李静说。经过对现场的细致勘验,在案发现场卫生间地面上提取到了精斑,通过DN A比对,确定犯罪嫌疑人正是有过犯罪前科的李某某。

  2019年11月7日,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回民区某医院传来消息,急诊病房内一名女性死亡。李静和同事到达现场后了解到,凌晨,死者由两个人送至急诊,后因抢救无效死亡,死者身上无任何可以确认身份的物品,将死者送至医院的人也不见踪影。“通过对死者的衣着、尸表检查,我们发现,死者穿着较厚重,戴有围巾手套,保暖措施较好,身上有多处擦挫伤,肋骨有多发性骨折,由此,我们推断,死者可能因交通事故造成损伤,极大可能是驾驶自行车或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李静说。

  基于李静的推断,成立的联合专案组,开始进行调查,通过调取监控视频、走访群众等工作,案件真相逐渐浮出水面:11月7日凌晨,赵海等三人驾驶机动车与驾驶自行车的罗艳梅发生了碰撞,最终导致其死亡。为逃避处罚,肇事者赵海唆使他人将死者送至医院,他自己将肇事车辆和罗艳梅的自行车藏匿起来。最终,案件顺利告破。

  严谨工作 告慰无辜死者亡灵

  2018月4月,武川县内的一具无名尸DN A信息与回民区辖区内一失踪人员王强的DN A信息比对一致。虽然如此,秉持严谨的科学态度,李静多次联系失踪人员家属核实失踪人员体貌特征及携带的随身物品,同时采集李某直系亲属DN A样本进行再次比对。“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就这么突然亡故了,我必须核实再核实,在十足的把握的情况下,才能跟死者家属确认亲人死亡这个事实。”李静严肃地说道。当DN A检验结果显示,死者就是王强时,死者的爸爸抱着王强的尸体放声大哭,他说:“能寻回儿子的遗体,这下子,我死也瞑目了……儿子,爸带你回家!”

  2019年5月,回民区公安分局对面的公园内,一名男子陈尸其中。大量晨练市民聚集公园内,发现案情,众说纷纭。李静与同事接警后火速赶到现场,拉上警戒线,竖立专业围挡,在了解基本情况后迅速开展现场勘验工作。

  进入现场后,血腥气扑面而来,死者身中十几刀,俯卧在草地上,但在死者身边,没有发现凶器。结束中心现场勘验后,李静又扩大了勘验范围,在距离尸体二十几米处的地方,一个卷起来的纸筒吸引了她的注意。“我记得那个纸筒是用超市的传单叠成的,由于纸筒折叠的长度、宽度和我们判断凶器的长宽基本吻合,我就心里产生了一个猜想,这个宣传单叠成的纸筒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用来包裹凶器的,作案后,在匆忙逃跑中掉在了地上。”李静回忆说。

  经过DN A检验,李静在宣传单上检出一男性的DN A分型,为确定犯罪嫌疑人提供了重要依据。“当时,通过走访排查发现,受害人李国栋死亡前的最后几个小时,是和其妻子的叔叔张海在一起吃饭。李国栋与张海之间一直有债务纠纷,且案发前闹得不愉快。而纸筒上提取的DN A分型正属于张海。”李静解释到。随后不久,犯罪嫌疑人张海被抓获,并对自己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至此,案件告破。

  然而,根据犯罪嫌疑人张海的交代,作案凶器被扔在了距离案发现场很远的小黑河小厂库伦新村段河道内。凶器的打捞工作一度陷入了困局,李静与同事们连续多天奋战在河边水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案发10天后,杀人凶器被成功打捞上岸。至此,这起重大杀人案成功收官。

  直面挑战 让证据不再沉默

  在法医队伍中,女法医大多待在DN A实验室和理化实验室,出现在勘验一线的只占一小部分,而李静就是那一小部分中的一员。从警六年,李静见证了各类非正常死亡,接触了各种形状的尸体,进行尸表检验近500具,解剖尸体近100具。

  2007年7月,高中毕业的李静瞒着家人偷偷报考了内蒙古医科大学法医专业。“我从小就喜欢看法医类题材的电视剧,觉得这个职业特别神秘,法医办案的时候特别帅,整个人都在发光,但是在我第一次接触到尸体的时候,突然发现,法医的工作其实很辛苦,也很危险。”李静感慨地说。对于第一次接触尸体,李静记忆犹新,2011年,在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实习期间,那是一个盛夏的清晨,因前夜刚刚下过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味道,现场在一片玉米地里,李静深吸了一口气,让情绪回归平和后,与实习老师一起走向尸体。当实习老师把最后一层包装物解开后,一股腐败恶臭的气味蔓延开来,一团团乳白色的蛆虫在尸体表面翻滚涌动着,一双爆出来的眼睛,口鼻里还冒着泡,在视觉和嗅觉的双重冲击下,李静愣住了……那一刻,李静所有的心理准备顷刻崩塌,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胃里翻腾倒海。“说实话,那一刻我犹豫了,怀疑自己当初学习法医专业的选择,但当我看着实习老师聚精会神地检查和记录着尸体的情况,仿佛任何事情都打扰不到他与死者“对话”的时候,我才体会到这身制服背后的坚辛,才明白了这就是法医这个职业的神圣和魅力所在。”

  影视剧里的法医形象是那么炫酷、光鲜,现实中的法医工作其实不然,是又苦、又累、又危险。很多尸体发现时就已高度腐败,恶臭刺鼻,蚊蝇密布,蛆虫横行。这样的尸检,如果是在炎热的夏季,亦或是在冬季有着暖气温度不低的室内,这样的环境,随时面临病菌感染、有毒气体侵袭的危险。用李静的话说,越是腐败的尸体越要仔细检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痕迹,才能有机会替死者发声。

  没有惊心动魄的厮杀格斗,也不曾亲手抓捕过犯罪分子,在侦查的战场上,李静用自己的专业技术和聪明才智,让证据不再沉默,不再发生“这个世界没有谎言,只有被掩盖的真相”,用事实支撑起事业的大厦,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刘琪)

 友情链接

/ Links